广东福彩36选7开奖今晚 - 游戏体育 - 黄庭道主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二章 掌教救我!【求月票!】

天津河西好彩打印店:第三百四十二章 掌教救我!【求月票!】

        天谴深渊第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位于中心地带,有一处唤作‘幽暗死地’的险地,生灵勿近,哪怕深渊魔物也不敢进入。在幽暗死地当中,有无可计数的死灵生物。脚踩之地,随处都有可能爬出一具森白骷髅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穷无尽的死灵生物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在幽暗死地当中,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王者,被称为‘骷髅王’。据说骷髅王早年间也是第一层九十九位大公之一。一万一千年前,上一任深渊之主去了三十七层深渊,骷髅王力压群雄,成为新任深渊之主,执掌深渊权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幽暗死地为老巢,从此再无人能撼动骷髅王至高无上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幽暗死地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具浑身散发玄光的骷髅盘坐在地底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幽暗死气积聚,无数鬼火在四方上下闪烁。骷髅身躯泛着玄光,如同玉石一般。阵阵玄妙气机散发,与幽暗死地中无数骷髅亡灵大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鬼火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断修行,身上死气不断被炼化,内敛不可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眼中鬼火猛然一跳,抬头往上看去。人性化的露出疑惑神色,不见作势直接就从地底深处消失不见。再出现,却已经到了昏天暗地、死气弥漫的幽暗死地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汝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看向跟前身着一袭玄青道袍的青年,声音震动。在青年身上打量,看到其装扮,又感受到他身上气机,并未贸然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堂堂骷髅王,第一层深渊之主,竟躲在幽暗死地中,修行我仙道法门?!?

        骆古双手背负,嘴角不禁噙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知道我的身份?!?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王心下愈发疑惑,但眼前毕竟是仙道修士,他不愿随意出手,依旧问道,“你与镇渊山广元祖师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镇渊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贫道取了你身上深渊权柄,自会去拜访那位广元道友。眼下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骆古笑着,口中朗朗道,“素未谋面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要夺我深渊之主的位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王摇头,“这个不能给你?!?

        骆古闻言,摇头道,“贫道观你也有几分道行、修行不易,何不乖乖献出权柄。贫道手下正缺可用之人,倘若今后立功,准你入我桃源门墙,也未尝不可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权柄我早晚要献给镇渊山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快走吧,看在你修行仙道的份上,我不与你动手?!?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王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镇渊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古闻言,脸上笑意不见,“既然如此,贫道便送你一程,摆脱这般不死不活之境?!?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袖一挥,一阵狂风乍起,卷起无边死气衍化玄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    阴风阵阵,当中似有无数魂魄惑乱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过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王见状,张口吐出一片玄光,将阴风挡住,眼眶中鬼火却胡乱震颤,显然压力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?!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门魔功修行倒有几分火候?!?

        骆古轻轻一笑,再一拂袖,当即就有神光出,引得幽暗死地十方上下死气避退,阴魂消弭、骨架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王心下大惊。脸上伸手,虚空当中,一根权杖凝聚落在手中。猛然一挥,骷髅王当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消失的刹那,神光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立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?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痛痛痛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之间,传来无数亡魂嘶吼、痛楚,又瞬间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方圆三百里大地化为透彻,死气激荡为之一空。大地之下,无数枯骨灰飞湮灭,使得三百里大地足足下陷数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权杖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古瞥见骷髅王消失时唤出的权杖,脸上笑意更甚。衣袂飞舞间,一步踏出,同样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镇渊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费迪南德身形踉跄,直往云台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台之侧,日蚀大公内厄姆如同凶魔一般,冲着费迪南德低吼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费迪南德不理,落在云台之上,冲着陆青峰疾呼道,“掌教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莲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身周有煞气、罡气流转,衍化无尽玄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身实力,赫然已是踏入聚法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凝煞炼罡。

        往着金丹境进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寻常聚法境凝聚一重罡煞即可,陆青峰炼就九转真身,要凝练九重罡煞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度更大,耗费时间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入蛮神界这三百一十一年时间,头先两年靠着三千万经验值,陆青峰一身修为直接攀升至实丹中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铸真身,耗时两百年晋升聚法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后百年,又在深渊当中四处找寻罡煞之地,凝煞炼罡。这深渊大地,处处都是奇险之地,地脉阴煞比比皆是,甚至胜过银河界蓝星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百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已然凝练三重罡煞,堪称进步神速。早就炼出三重法力,远不是寻常聚法境真人能够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教又变强了?!?

        费迪南德见了,第一时间感受到,心中既是震惊又多出几分安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教实力越强,越有可能从那人手下把他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见费迪南德慌张,目光扫过,在他左侧肩膀顿了顿。只见玄玉不化骨一片焦黑,怕是随意一碰,就要化为粉末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以费迪南德的实力,能将其伤到这种程度,绝非等闲人。且从其肩膀焦黑,陆青峰能感受到法力神通气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蛮神界中除他镇渊山一脉,有这般能力的,恐也只有天上两位大能座下转世真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百年?!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般算来,确也有这般能耐?!?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看着费迪南德肩膀伤势,心下暗自沉吟。

        费迪南德眼中鬼火乱颤,语速极快道,“启禀掌教,费迪南德本体是幽暗死地中骷髅王,眼下有一名从天谴深渊之外而来的仙道修士正在追杀我。费迪南德此前并非有意欺瞒,还请掌教出手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第一层深渊之主?!?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稍稍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年前初见费迪南德,他便看出其不凡。只是天机混乱,无从推算。再加上费迪南德三百年来勤勤恳恳,立下不少功劳苦劳,陆青峰也就未曾追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遭遇危难,费迪南德总算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之主执掌深渊权柄,有深渊意志加持,难怪我算不出来?!?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心下暗道,同时从石质莲台上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踏出,立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掌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费迪南德见状,面上大喜,一面谢过,一面连忙跟着陆青峰一同往幽暗死地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厄姆被拴在云台之上,见着陆青峰与费迪南德一同远去,一双眼转着,忽而猛地转头,冲着云台就要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一转头,却才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石质莲台上,恰有一道身影盘坐,双目明亮,似笑非笑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祖师饶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厄姆心下大惊,哪敢再撞,连忙跪拜在地,口中求饶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顽劣不堪?!?

        “罚汝担山六十年,磨一磨心头魔性?!?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云台裂开,显露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祖师饶命,我再不敢了!”内厄姆见着深渊,眼中流露恐惧,不住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峰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袖一挥,这内厄姆当即坠入深渊当中。再一念动,深渊闭合,唯独内厄姆被镇压山体当中,仅有一头颅露出来,狰狞脸上满是痛苦神色,嚎叫怒吼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侧荆棘大裂谷当中,无尽岩浆当中,探出三只狰狞脑袋,六只眼中流露鄙视神色,“三百年了,还不死心,真是傻大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低沉,响彻岩浆地底,三只脑袋又缩回滚滚岩浆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幽暗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白光在前,一道幽光在后,不断追逐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白光却是骷髅王,手持深渊权杖不断挥舞,构建重重屏障,御使天地之威抵御。而后方骆古月白长袍随风飘荡,大袖挥舞间,一道道幽光划过天际,与天地之威对抗,竟杀的骷髅王节节败退,身上玄玉之光都一阵摇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道人莫要欺人太甚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乃镇渊山一脉,广元祖师亲自敕封的护法尊者。同属仙道,为何咄咄逼人???”

        费迪南德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百年间,他聆听大道,转修仙道,一身实力比之三百年前何止倍增。特别是周身骨骼,更是坚硬如法器。手持深渊权杖,能调用的天地之力也远超三百年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道人的幽光之下,却不敢生抗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幽光丧魂落魄,一切死灵遇上,都要魂魄消散,是死灵克星!”费迪南德见着幽暗死地当中,不知多少亡灵随着这幽光落下,化为一堆枯骨、青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愤恨,却又一阵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实力不如人,又在神通术法上被克制,也就是借着深渊权杖才勉强保命,哪里有半点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与那道人还有这般关系,难怪能得一门不俗仙道法门?!?

        骆古听了,手上不停,脸上却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神色,“既如此,想来那位广元道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,倒是省了贫道再去镇渊山的功夫?!?

        道统之争,有死无生,有我无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这广元到底是哪位大能座下弟子,不是九仙山桃源洞一脉,便是大敌,早晚该有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骷髅实力不弱,一旦与仙道磨合,虽对他无甚威胁,但总归是一重麻烦。

广东福彩36选7开奖今晚